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美文美图 > 正文

    绝情的人往往最深情

    2018-02-08 16:23:41    浏览:1    回复:0    点赞:0

    最近有朋友跟我吐槽,说她终于把之前刷屏的《摔跤吧!爸爸》看完了,看完之后很费解,她不懂一个经济条件尚可的家庭,爸爸为什么逼迫不喜欢摔跤的女儿学摔跤。剪掉女儿美丽的长发、逼她们像男孩子一样训练,这样的爸爸,不是太绝情了吗?


    我的看法却恰恰相反,在我看来,这个爸爸太深情了。他是多么爱自己的女儿啊,因为不想女儿浪费天赋,不想让她嫁给不认识的男人,不想让她像其他女孩一样洗衣做饭过一生,为了让她们成为主宰自己命运的女性,他扛起全世界的误解,做了一位绝情的父亲。



    这样的绝情,恰恰是深情。


    有很多情感,都包裹在一个看似绝情的外衣下,其实,深究一下就会发现,绝情的人才最深情。

      好父母,都绝情  


    董卿的父亲从小过着贫苦的生活,后来通过不懈努力,考上了复旦大学新闻系,从此改写了一生的命运。如此一来你便懂,为什么他笃信人的命运是靠自己创造的。


    但降生在这样家庭背景中的董卿就“遭殃”了。



    十几岁正是少女最爱美的时候,但在董卿爸爸的眼里,像照镜子、做新衣服这样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到了寒暑假,董卿要到父亲的朋友那里免费打工,又累又委屈的董卿忍不住眼泪直掉。


    学习方面也是不能怠慢的。从识字起,父亲就每天让她抄成语、古诗、古文,大声朗读、背诵,不定时还会检查。父母会给她开列名著书单,开了就一定要读完。小时候,饭桌给董卿留下很多痛苦回忆,因为父亲会在吃饭的时候各种数落她,她经常一边吃饭,一边哭。


    这样绝情的教育让年幼的董卿受尽了煎熬,甚至一度对父亲充满了怨恨。



    直到成年工作了,董卿才明白了父亲的苦心。他深知越舍不得,越耽误孩子,舍得让她小时候吃点苦,长大才能一直甜。如果不是父亲绝情的教育,她不会从小就养成良好的个人素养,不会在拥有坚韧的品格,不会知道人在光鲜的外表之外,更重要的内在光芒。所以我们才能看到《诗词大会》上那个优雅、自信、诗意的董卿。

     

    都说“好父母,都绝情”,为父母者,殚精竭虑,很多时候他们把爱藏得很深,但你长大了,就懂了。

      30万都不借给我,算什么朋友  


    吴孟达曾说过,周润发是他此生最恨之人。



    他们是无线台艺人培训班的同期同学,曾经是非常好的朋友。但周润发那时不如吴孟达早发迹,不过太早走红也是害惨了吴孟达:因为被演艺圈的花红酒绿迷住了双眼,吴孟达开始沉迷喝酒、赌博、声色场所,还败光所有积蓄欠下30万赌债。


    这时周润发已经凭许文强一角爆红,走投无路之下吴孟达去找周润发借钱。没想到发哥只抛下一句:“你自己解决”。



    吴孟达从此便怀恨在心。就在他穷途末路的时候,突然有导演找他拍电影,戏剧性地,吴孟达竟然凭借演技谷底翻身,还清了债,还拿下了金像奖最佳男配角。颁奖礼上周润发向他祝贺,他视而不见。


    后来导演告诉他,当初之所以会找他拍戏,是因为周润发的极力推荐。得知真相后,吴孟达痛哭流涕。周润发这才松口说,如果当年答应借钱,吴孟达就会继续沉迷赌博,这样他就毁了。



    在好友落难时袖手旁观,这让周润发看起来很绝情,但是真正的朋友不是纵容你的一错再错,而是想办法让你从泥潭中重新站起来。只要你更好,我不怕将自己变成绝情的人。

      冷眼对旧爱,慈悲对人世  


    谈到绝情,有一个人不可不提。


    1918年的春天,对一位日本女子来说寒冷如冬,因为她的丈夫突然要抛下她和孩子遁入空门。她携幼子从上海赶到杭州,寻遍了大大小小的庙宇,终于找到了出家的丈夫——弘一法师李叔同。



    她没想到昔日恩爱的丈夫却连寺门都没让她和孩子进,他们在西湖上见面,妻子望向丈夫:“叔同……”李叔同:“请叫我弘一”。妻子:“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李叔同:“爱,就是慈悲。”


    法师走了,妻子望着远去的小船失声痛哭,他却连头也没有再回过一次。这是他们此生最后一面。


    年少时我看到此处,心中愤懑,觉得弘一法师太绝情了,他的妻子太可怜了,11年的刻骨爱恋和妻儿说丢就丢,弘一法师的心该有多硬呢。任谁看来,都觉得他绝情至极。



    年纪渐长,我却渐渐明白了,这个看起来绝情的人,却有着他对人世、对众生的大深情。


    这一点,和弘一法师颇有交情的夏丐尊先生深有感悟。


    有一次夏丐尊先生去七塔寺探望弘一法师,发现他的床铺是统仓式的两层,他住在下层。问他前两天住的旅馆是否不太清爽时,法师说: “很好!臭虫也不多,只有两三只。主人待我非常客气呢。”



    夏先生邀他同往白马湖小住,到了白马湖,看他拿一条又黑又破的毛巾洗脸。夏先生问要不要替他换一条,弘一法师说:“哪里!还好用的,和新的也差不多。”还把毛巾珍重地打开来给夏先生看。


    第二天中午前送了饭菜过去,只是些简单的萝卜、白菜,却被法师看作是饕餮盛宴一般。夏先生说起看到他开心地吃着饭时,郑重地夹起一块萝卜的那种了不得的神情,使人见了都要流下喜悦惭愧的泪水来。



    在弘一法师看来,这世界上的一切是多么好啊,臭虫是好的,统仓的床铺是好的,破毛巾是好的,萝卜青菜是好的,酸甜苦辣咸都是好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存在,你爱一样东西,便觉得它好,他看待一切东西都是美的,只因为他深爱这世间的一切。


    他到丰子恺家,落座时,总是把椅子轻轻摇动一下,再慢慢地坐下去。丰子恺好奇便问他原因。他回答:“这椅子里头,两根藤之间,也许有小虫伏着,突然坐下去,会把它们压死。所以先摇一下,慢慢坐下去,好让它们走避。”


    圆寂之前,他还反复叮嘱弟子,他死后装在棺材里,但是棺材的四角要放上四碗清水,以免蚂蚁虫子爬上尸体,火化的时候被无辜烧死。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美图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